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Date of birth: 23-09-1981
Date of death: 10-02-2008
0 followers

This is a place for family and friends to gather, share their memories of our close friend Ryan.

This is a place for family and friends to gather, share their memories of our close friend Ryan.

Read more Read less

Tribute created by:
Rong Zhang

no hearts yet

Leave your memory here:
  • Zhi
    5 years, 10 months
    created memory in 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走好, 愿你的笑容永遠燦爛

    no hearts yet

  • 6 years, 1 month
    created memory in 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我真的很心痛,如果他的朋友charles 看到这篇文章的话请联系我,我是coco我的 AIM 是coco200802463@mac.com, 我们曾经一起去Galveston.我不知到他被枪杀直到半年后, 我觉得很心痛,没有看见他最后一面。

    no hearts yet

  • Anonymous
    6 years, 8 months
    created memory in 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虽然与你互不相识,但愿你一路走好!也愿在海外求学、工作的同胞平安顺利!

    no hearts yet

  • Anonymous
    6 years, 9 months
    created memory in 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走好!

    no hearts yet

  • Anonymous
    6 years, 9 months
    created memory in 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created memory in 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我一直不敢正视这个噩耗其实是个事实,从听到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有意回避,不愿和任何人谈及,不去打开他的博客,不敢在那个纪念网站里逗留,更不敢留下半点言语,因为害怕触动自己脆弱的内心,那份面对死亡的恐惧,尤其是这样一个如此年轻的生命。

    最近一直身体不适,工作、学业的压力也让人变得焦虑。的确,只要你想认真做好的事情,都会自由不自由地焦虑一阵子,因为心想事成不是像想象的那么容易实现。这是老徐的话,我看了很有共鸣。因此把自己现在也排列组合到了焦虑的人群中。而小胖子(陈植渊)的离去无疑给08年原本波澜不惊、索然无味的春节、情人节、元宵节、等等一堆节日中的我带来最大的震撼。这份悲痛到今天似乎变得愈加沉重,甚至无法负荷,因为还有不及10分钟的时间,小胖子的追悼会就会开始。

    每个认识他的人或许都会回忆起许多有关他的事,我不愿在此一一赘述,就挑点说说。小胖子本名陈植渊,因为人长得不高,又哪里都是胖胖圆圆的,故被我们这些人私下里称为小胖。因为我是北方人, 于是常常我叫他小胖儿。我们同是那一年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主席,虽在不同的学校, 但你来我往那一年中显得还很频繁。主要是因为他这个人特别热情,总是积极主动地向我们靠拢。本人很孤陋,德州南方大学这个名字我还是从小胖儿那知道的。去年春节,小胖儿作为德州南方大学的学生会主席被我邀请前来参加我们塔木的春节晚会。那时我忙的很,见到小胖儿就说抱歉,因为我没时间带他们出去吃晚饭了。说如果他们不介意我可以给他们我们演职人员吃的盒饭。他总是那副表情,笑容永远的挂在脸上,说没问题没问题。可结果是我连演职员吃的盒饭也没给他们找到,结果让他还有跟他一起来的南方大学的嘉宾朋友开了100多迈来,饿了一晚上看了我们的演出,又开了100多迈地回去了。尽管我一直很内疚,但小胖儿从没放在心上过,每次见到他还是那么永远阳光灿烂的样子。

    像莱斯大学的学生会主席说的, 小胖儿特别会说讨女孩喜欢的话,我想他可能会讨大家喜欢的话都会说,无论男女。MSN上小胖儿总时不时地给你发个大礼包,送个小花花,给个hug什么的。就跟他是救世主,总来听取别人的烦恼,带给别人快乐似的。去年5月的主席联谊会上我记得小胖儿大书特书了一笔提醒华人学子如何注意人身安全,保护自己的陈词, 比如说别背着名牌的假包到处在中国城晃晃等等。不想今年的旧历年,中国城,午夜的枪响带走的是小胖儿!

    今年春节那天的早上我起床接来的第一个消息就是这个晴天霹雳。一天中人便如行尸走肉搬失魂落魄,天黑回家时总觉有人影跟踪。次日,我开始卧床生病。不知道是情绪的极大变化导致身体功能紊乱再导致抵抗力下降,还是我本身也就该病一场了, 总之我在那之后不敌风寒,又一次败在了流感下,至今尚未痊愈。主要是我不愿相信这样的事情发生地竟然离我如此近。小胖儿的追悼会现在已经开始了。虽然我做好了准备, 但最后的时刻决定不去参加了。因为我没有勇气,没有胆量,看着躺在那里的停止呼气的人,是小胖儿。

    给你最好的祝福,小胖儿!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也没有午夜枪声。。。

    no hearts yet

  • Anonymous
    6 years, 9 months
    created memory in 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created memory in 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说好了等老姐找到工作就带你去听音乐会,说好了下次再来我家,一定要吃火锅,那瓶特别为你买的沙茶酱还放在冰箱...院子里一起长大的孩子都很想你,可惜他们都来不了。我跟大大说好,就让我代表大家去送送你吧。机票已经买好了,明天我就去看你了。小小,你永远是老姐的开心果,谢谢你这两年来给老姐带来的欢乐!老姐会永远想念你的!

    no hearts yet

  • 6 years, 9 months
    created memory in 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亲爱的同学,校友:

    经与陈植渊家人商定,陈植渊同学追悼仪式将于2008年3月1星期六上午10:00在Rosewood殡仪馆隆重举行。地点: 2602 South Houston Ave., Humble, TX 77396。电话:(281)441-2171。敬请陈植渊同学的各位生前好友及各界人士准时出席。“陈植渊纪念基金Ryan Chen Memorial Fund”同时接受现场捐赠。

    德克萨斯南方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
    大休斯敦地区中国联合校友会
    2008年2月25日

    no hearts yet

  • Anonymous
    6 years, 9 months
    created memory in 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created memory in 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从预科就和你是同学,5年了,我有时在想,人生中有几个5年?大学时光无疑是最值得珍惜的一段.

    第一支手机是你陪我去买的,穿过厦门的大街和小巷,你仿佛有自来熟的本事,不管是同学、朋友还是商家,一谈起来,很快就热络了。胖胖,怀念你的热情。

    在集美的校园里有时会见到你在厦大读书的双胞胎哥哥,有时我还会搞出笑话,对着你的哥哥大呼你的名字,搞的他和我都一头雾水。有时见到同一版本的俩兄弟,那感觉真的好奇妙。胖胖,怀念你的可爱。

    5年的时光中,预科那段是最令人回忆的吧?相信所有2000预科文的同学都有这样的感受,同学、同吃、同宿舍楼,让我们那一届同学之间有着超乎寻常的深厚情谊。你的离去,让我们痛心疾首。

    胖胖非常多才多艺,钢琴、唱歌、电脑。据说小时候还和哥哥一起拍过广告。又有生意头脑,我还去你的taobao小店逛过。

    毕业晚会上,活跃的你还献歌一曲,可如今,何日可再和我们重聚?

    在你去世的前一个星期,我还和你讨论,是加拿大适合移民还是澳大利亚更适合,你给我的建议是:美国。你去美国,我也很为你高兴的,因为一直都知道你想去美国留学,也看到你学习英文的热情和认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起美国,我总有种莫名的情绪,美国,是你梦想开始的地方啊,为什么现实对你那么残忍?

    2月1日还收到你的电子卡,“新年快乐,哥们!”如今……故人驾鹤去,空留音颜在。

    我不知道扣子知道不知道这个消息,还记得你经常来我们宿舍找她,搬张凳子催她起床。……太多生动的画面,太多了……因为生动的画面太多,所以想起你的离去时心才更痛。

    永远怀念你。安息。

    这个年,我的心里一直都不是滋味,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起你的音容笑貌,总不愿意相信你就这样离去。

    no hearts yet

  • Anonymous
    6 years, 9 months
    created memory in 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created memory in 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怀念你,植渊.记得我在泉州读书的那一年,你和我算是聊得比较多的,我工作后还和你交流了一阵,后来比较忙就比较少联系了.12号回来上班上网看到.....多么不希望是你,电话给同学............5555,你就这样走了,全班同学都非常难过,走好,我们怀念你.
    一直想写点东西怀念你,可话到嘴边又写不出来.
    天堂的你一定要幸福.

    no hearts yet

  • Anonymous
    6 years, 9 months
    created memory in 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created memory in In Memory of Zhiyuan Chen

    远山,向阳的山坡...
    为典礼而忙碌的,精致的祭坛...
    我们,就这样,隔着重洋,永世无缘...
                        悼  植渊

    很安宁,很平静...
    ―――你走了以后,有漫天的冰雪在夜幕的街灯下洒落,植渊...
       枪响的那一刻,国人的心一动,泪就一行,植渊...
       喧嚣过往,你要毫无惧怕的明媚起来,象阳光一样,植渊...
       把悼念绻成好看的弧度,我们,不要哭,植渊...
       愿忧伤落幕,此情长驻,万福,植渊...

    你要记得,你26岁的天空是这样子的.这漫天的白色流进了每个人的眼里,而之前那些落地为水的白色又会从谁的眼里流出?希望你不曾知道.
    我们一样年轻,一样以为自己是神的孩子而用尽力气燃烧着生命.
    我们一样热忱.一样相信那些莫名的责难和付出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终有一天他们会看见我们挥舞着翅膀认真努力在飞翔.
    我们一样坚强,一样要振作不要懦弱,要勇敢不要退缩,要拼不要命,要理想不要钱.
    我们又一样忧伤,一样相信只有骨灰盒才是我们长久的家...

    那么今天你走了,我们不忍,在转身的瞬间泪水滂沱...
    裙装的艳冷在每一颗颜色里融化,散散落幕...
    站在岸头,晚风,呆呆的凝固...
    植渊,一路走好...

    no hearts yet

  • more
Cancel Delete
Cancel Report
Cancel Report

Please login first:

x